欢迎来到中国方正图书网! 投稿邮箱:tougao@lianzheng.com.cn 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首    页新书图库方正书苑廉政影视清风书评名家风采下载专区关于我们
所在的位置:首页  >  好书连载
好书连载

苏联兴亡传——十月革命百年祭

发布时间:2015-08-12 15:52稿件来源:中国方正图书网
分享到:

 

  第020回

  ————————————————————

  侨民返乡烽火燃自中东路

  娇妻寻短鳏夫泣对鸳鸯床

  话说斯大林以暴力推行农业集体化运动,苏联农民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再说此时发生了两件重大的事情:一是关于中国东北铁路的争端;二是斯大林的妻子自杀。

  先说第一件事情。

  苏联正在加紧国内社会主义建设时,在远东与中国东北(此时称为“满洲”)接壤的地区爆发了争夺中东铁路路权的武装冲突。

  1917年12月,哈尔滨苏维埃遵照列宁的指示——《关于夺取中东铁路(在中国的)区域权力》,在中东铁路征用地带建立苏维埃政权。因被中国当局发现而遭到镇压,最终失败了。

  1918年5月,列宁下令在远东建立东西伯利亚军区,司令部设在哈巴罗夫斯克(即伯力)。1920年3月,苏俄红军战胜高尔察克,进军赤塔。当时,苏俄正集中全力在西线与波兰军队和弗兰格尔的白军作战,若在远东建立一个苏维埃政权,就会与盘踞赤塔的日军发生冲突。于是,列宁决定在远东建立一个缓冲国——远东共和国,它形式上是一个资产阶级国家,实际上是由布党领导的工农政权。4月,日军联合白军,袭击远东共和国首都符拉迪沃斯托克,抓住了布党领袖拉佐、卢茨基等人,把他们投入火车炉膛,活活烧死了。

  1922年11月,布留赫尔担任远东特别集团司令,负责处理“中东铁路”事件。

  “中东铁路”事件由来已久。1924年5月,苏联政府与中国的北京政府实现邦交正常化,9月与奉天省(即今辽宁省)军阀张作霖政府缔结了关于中东铁路由中苏共同经营的协议。

  1927年4月5日,张作霖查封了苏联驻北京大使馆。因纠纷不断,苏联的外交工作近于瘫痪。应苏联外交人民委员利瓦伊诺夫要求,苏共中央决定,共产国际暂停在各驻外使馆开展谍报工作。

  张作霖故意拖欠苏联中东铁路管理局的债款1400万卢布。不仅不偿还债款,还要用“收回中东铁路”威胁苏联。他甚至指使东北军阻拦苏联列车,抢夺货物。他还抄查在哈尔滨的苏联领事馆和商务代表处,关闭了苏联运输股份公司代表处,搜查中东铁路局苏联工作人员所在机构。

  蒋介石在1927年“4·12政变”后指责斯大林支持中共,与苏联断绝外交关系。张作霖则以“苏联大使唆使颠覆中国政府和扰乱治安”为由,命令军警搜查驻北京的苏联大使馆。

  1927年6月18日,张作霖在北京就任中华民国海陆军大元帅,与在南京的蒋介石遥相呼应,既反苏又反共。他指使部下抄查苏驻华使馆,逮捕了武官通基赫、利亚科和使馆的20个中国人。

  翌年6月4日,驻扎东北的日本关东军策划皇姑屯事件,炸死了不同意满洲独立的张作霖。为了对付日本人和苏联人,12月底,张作霖之子张学良投靠南京国民政府。东北易帜后中苏关系日益恶化,其根源为中东铁路问题。张学良借口苏联违反中东铁路共同经营的原则和利用该铁路进行共产主义宣传和渗透,在蒋介石表示支持的情况下,决心使用武力夺回中东铁路的经营实权。

  1929年,张学良首先从苏联在北满地区所占有的特殊权益着手,实施收回东北权益的计划。

  4月,张学良就中东铁路权益问题与苏联交涉,苏方退让,把该铁路由俄国人担任的商务、机务、车务、总务、会计、进款等6处正处长的职位让给中国人。

  5月27日,张学良借口苏驻哈尔滨总领事馆从事共产主义宣传,派军警搜查拘捕了大批人员。

  7月10日,张学良宣称因苏方违反“奉俄协议”中关于不得在中国宣传共产主义等项规定,查封苏联商船贸易公司、国家贸易公司等机构,强令解散铁路局苏联职工会、青年团、妇女部、童子团等,驱逐苏方200多个管理人员。

  张学良担任东北边防军总司令,在中苏边境集结30万军队,其中有撤退到中国境内的7万白俄步兵和骑兵。7月17日,苏联政府宣布与中国全面绝交。进而,苏联驻哈尔滨、齐齐哈尔、海拉尔、满洲里、黑河、绥芬河等地领事馆纷纷撤离回国,中东铁路的苏联职员也相继辞职或离职。

  不久,苏联拘留上千中国侨商,扣留多艘中国轮船,派飞机侵入中国境内侦察等,大举兴兵骚扰中国东北边境。当时,国民党组织民众示威游行捍卫国家主权,蒋介石宣称:

  吾人对俄政策之目的,首在暴露苏俄侵略之真相。若苏俄竟敢公然破坏世界和平,侵略我民族利益,吾人为世界和平计,为民族利益计,当以革命之精神,不惜牺牲一切,贯彻政府拥护国权之主张也。

  8月6日,苏联建立以布留赫尔为司令的远东特别集团军,兵力约5万人,向中苏边界绥芬河,抚远,黑河,满洲里一线地域集结,准备全面进攻。

  这次战争分两个时期,在三个方向进行:

  首个时期在松花江流域进行;第二个时期在密山和满洲里两个方向进行。松花江战役由远东特别军参谋长拉平指挥。

  8月14日,苏军侵入黑龙江省绥滨县和吉林省密山县(今属黑龙江省)境内,战争爆发。

  8月15日,张学良调集东北军13个旅约8万多人,组建防俄第1军和防俄第2军,分别负责东路(哈尔滨—绥芬河一线)和西路(哈尔滨—满洲里一线)的防务。防俄两军分别进至哈尔滨和昂昂溪,担任二线防御。满洲里,绥芬河,抚远一线的防务由地方部队和江防舰队负责。

  8月17日,苏军一万多人进攻满洲里。

  9月6日,苏军分东西两线猛攻绥芬河和满洲里。

  9月8至9日,苏军再次从东西两面发起攻击。

  10月1日,苏军继续猛攻满洲里。

  10月12日凌晨,苏军出动飞机25架、军舰10艘、机关炮车40余辆,后来增派800骑兵和3000步兵,向同江中国守军大规模进攻。中方海军江防舰队顽强抵抗后几近全军覆没,江平、江安、江泰、利捷、东乙等5舰被击沉,利绥舰受重伤逃回富锦。同时,团以下军官17人被打死,士兵伤亡700多人。战至午后3时,苏军夺取了同江县城,中方守军被迫退守富锦。

  10月底,因冰冻封江,苏军从占领的大部分中国领土撤退。

  11月初,满洲里战役由布留赫尔亲自指挥,拉平指挥密山战役。苏军出动了3个师和一个旅,计3万多人和30架飞机。苏军东西两路大举进攻,西路主攻满洲里和札兰诺尔,东路指向绥芬河和密山县,轰炸了牡丹江。东路深入100多里,攻陷密山县,进至佳木斯以北牡丹江以东地区;西路由满洲里、扎兰诺尔,经过嵯冈攻入海拉尔。

  苏军的作战特征为:在夜间秘密调动兵力,进攻前使用炮火开路,步骑协同,陆空配合,勇于白刃格斗。张军方面,准备不够,外强中干,看见炸弹从天而降就头晕目眩,听到炮弹爆炸就两腿发抖,接着就开始溃败。战至11月20日,苏军共歼灭张军两个旅,俘虏8000多人,重伤者1000多人,缴获张军的全部火炮等武器弹药。苏军战死120人,负伤605人。11月27日,苏军占领海拉尔。

  从中东路事件爆发以来,东北地区公私财产损失超过5000万元。

  10至11月,因东北边防军两次失败,损失惨重,张学良被迫同意苏联提出的谈判条件。12月22日,中苏双方在哈巴罗夫斯克签订《中苏议定书》,规定:恢复中东铁路的原状,尊重共同管理的原则,解除白俄部队武装,恢复双方领事馆,实现边境正常化。此后,苏军撤回原地。

  斯大林得到消息,大喜过望。蒋介石南京政府虽不满,却顾虑关内逐渐形成气候的反蒋风潮,不得不承认《中苏议定书》。此事,虽属于中方收回自身权益的行动,结果却是南辕北辙,不仅损兵折将,人民遭殃,国家还尽失颜面。

  对中东路事件,第三共产国际远东局从开始就明确要求中共中央提出“武装保卫苏联”的口号,1929年9月又给中共发布命令:“谁忠诚地、真正地、坚定地、毫无保留地武装起来保卫苏联,谁才是革命者,才是国际主义者。”“保卫苏联”这个口号,出自“苏联是世界无产阶级的祖国”这个判断。中共中央毫不犹豫地积极响应,组织大规模的反对国民党和拥护苏联的民众示威,在8月1日“反帝日”示威,争取发动上海工人总罢工。

  对于中共中央的做法,1929年7月28日和8月11日,已离开领导岗位的陈独秀两次提出批评,主张在这个时候片面宣传“拥护苏联”“于我们不利”,绝不能简单地认为“广大民众都认同苏联是中国解放的朋友”。鉴于陈独秀事实上反对中共中央的政治路线,1929年10月20日,中共中央决定开除他的党籍。

  对于苏联红军大举入境打击东北军的行动,中共中央认为,这是因帝国主义进攻苏联的战争很快就会爆发,国民党武装夺取中东铁路并“组织白俄军队,攻入苏联边境”,苏联不得不先发制人的结果。据此,他们提出:“加紧发动民众开展武装斗争,会合工农一切武装斗争的实际行动,执行拥护苏联和反军阀的任务,走向全国范围的总暴动”。因中东路事件以苏联胜利告终,中共和红军“武装保卫苏联”还主要是停留在示威游行和宣传的口号上,未转化为实际的行动。当然,斯大林也似乎松了一口气。

  不料苏联国事刚平,斯大林家乱又起。

  1932年11月8日,斯大林的爱妻娜杰日达·阿利卢耶娃——爱称娜佳——自杀身亡。中国有句古话“夫贵妻荣”,斯大林的地位和事业正如日中天,其妻正该安享荣华富贵,为何要自寻短见呢?“阿利卢耶娃”在俄语中意为“希望”,希望什么?对于女人来说,当然是婚姻美满,家庭幸福,但娜佳的这个希望最终化为泡影。

  此事,需要从头说起。

  1901年8月1日,娜佳诞生于高加索地区斯茨尔尼镇一个锁匠之家。其父特里·阿列卢耶夫是一个格鲁吉亚锁匠,早年参加革命。其母特里·娜杰施达是一个农奴的女儿,生育了二男二女,娜佳是最小的女儿。阿氏的家是一个布党的秘密联络站,列宁、季诺维也夫等人都曾居住过。1904年3月,柯巴——即后来的斯大林——从事革命工作,被沙俄军警追捕,就躲藏在阿氏的家里。夏季,小娜佳游泳,不幸溺水。柯巴闻讯,奋不顾身地跳入急流,拯救了小姑娘的生命。为此,阿氏一家感激柯巴。这种事情,或许就是所谓“可遇而不可求的缘分”——此时为“缘”,后来为“分”——1919年,娜佳成为柯巴的妻子。正是:天赐良缘,鸾凤和鸣。

  斯大林几次从流放地回来,总是首先在阿氏家里落脚。

  1917年春季,斯大林最后一次从流放地回来,仍住在阿氏家里。格鲁吉亚姑娘普遍早熟,16岁的娜佳已长成为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她身高176厘米,皮肤黝黑,面容娇媚,双乳隆起,褐色的大眼睛里流泻着少女的快乐,充满青春迷人的活力。“真像卡桃!”斯大林从娜佳的身影中看到了前妻的形象,爱慕之情在心中荡漾。

  斯大林的妻子卡桃已去世10年,革命和流放使他忘掉了曾有过的家庭生活。此时,他看见娜佳,眼前一亮,为之怦然心动,渴望重建家庭的愿望油然而生。他不敢表白,因为自己与娜佳的年龄相差整整22岁,是一种父亲与女儿的辈分。他建议让娜佳参加革命,在火热的斗争中锻炼成长。当时,娜佳尚未中学毕业,因为十月革命期间学校停课,在家里学习钢琴和朗诵圣经,有时跟随同学们到斯摩尔尼宫聆听革命领袖演讲。斯大林常在阿氏家里做客,像古代小说里的人物,仗剑行侠,浪迹天涯,永远忙忙碌碌、来去匆匆。他总是那样一种打扮——身穿一件褪色的旧大衣,脚蹬一双从不擦油的皮鞋,头发蓬松,脸面瘦削,颧骨高耸,黑里泛黄。虽如此,他的眼神里却透露出坚毅和顽强。这是一个标准的苦行僧式的革命者。娜佳爱上了斯大林,认为爱革命者是献身于革命的最高形式。

  1918年夏季,娜佳与二哥费奥多尔告别父母,跟随斯大林所率红军部队开赴察里津前线。他们的专列共有400人,斯大林脸色阴郁,衣服肮脏。经过两天两夜行进,专列才到达前线。哥哥做秘书,妹妹当打字员。在那些不平凡的日日夜夜,兄妹二人与斯大林并肩战斗,亲眼看到斯大林以坚强的意志和超人的魄力,挽狂澜于既倒,胜利地进行察里津保卫战。

  从前线回来后斯大林设法把娜佳安插在列宁的办公室做秘书。他希望及时得知列宁的言行,如读了什么文件,做了什么决定,以便调整自己的言行。

  年底,斯大林向娜佳正式求婚,娜佳满脸红晕,点了点头。她返回家里,把此事告诉妈妈,满以为妈妈会赞同她的选择,但出乎意料,妈妈坚决反对。斯大林是布尔什维克党的重要领袖,娜佳的母亲不想高攀,认为斯大林是以政治为首要生命的革命者,不会给女儿带来幸福和快乐。再说,二人的年纪相差大,“娜佳,我们从来都未把他看作是儿子啊!”妈妈提醒女儿,“你俩做夫妻不合适。”“妈妈,年龄大一点,正是成熟的标志啊!”浪漫痴情的娜佳抱着妈妈撒娇。

  妈妈决定召开家庭会议,说服爱女改变主意。父亲支持母亲,说:“我也是一个革命者,给你们的母亲带来的是担忧和饥寒,对不起她啊!”他以现身说法,竭力阻止女儿喝下自己将要酿造的苦酒。娜佳的两个哥哥和一个姐姐出于自私自利的考虑,都支持妹妹的选择——这个身为布党领袖的妹夫终非池中之物,或许将来飞黄腾达,妹妹应为哥哥姐姐的前程作出贡献。结果,4∶2的表决,通过了这桩政治色彩很浓的婚姻。妈妈哭着说:“娜佳,好女儿,我们是在为你的终身着想啊!”父亲叹了一口气:“儿大不由娘,任他去飞翔。女大不可留,留下要发愁!”

  1919年春季,年仅18岁的娜佳与40岁的斯大林结婚。娜佳把丈夫看作是革命理想的化身,对他的爱慕和钟情是一种政治上的寄托和希望。斯大林人到中年,希望有一个温暖的家庭,不喜欢年轻美貌单纯朴素的娜佳成为女布尔什维克,跟自己经受危险。二人各有所图,终极目标并不一致,这就为日后的灾难埋下了伏线。

  婚后的斯大林,未像爱妻一样沉浸在激情里,也未改变多年独自生活的习惯。他要做的事情太多太多,无上下班和节假日。爱妻常整夜整夜地苦等丈夫回家,却总是听不到她希望的脚步声和看见她熟悉的面容。斯大林当了总书记后秘书每天送来的报告、电报和来信等在桌子上堆成小山,斯大林都要认真仔细地阅读和批示。工作繁忙时,办公室成为卧室和餐厅,沙发就是床铺。

  斯大林除了饮酒别无嗜好,为了照顾一下妻子的情绪,偶尔也随着娜佳到莫斯科歌剧院欣赏高雅的艺术。在包厢里,妻子兴致勃勃,神情亢奋,丈夫却无精打采,哈欠连天。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斯大林不喜欢歌剧,对电影却情有独钟,每周都要到放映室去几次。此时的苏俄电影,无论是纪录片还是故事片,几乎都是图解阶级斗争,内容充满火药味。资本家、地主、白卫军官等人都是獐头鼠目、阴险狡猾的家伙,工人、农民和党的领袖等人都是五官端正、正气凛然的形象。敌人总是失败,人民总是胜利,领袖总是处于突出醒目的位置。敌人中枪即死,连抽搐几下的本能动作都无。拥护革命的工人、农民、士兵,特别是领袖——大领袖和小领袖,牺牲前却要用很长的时间把要说的话说完,然后才闭眼垂头,随即哀乐大起,观众则泪飞顿作倾盆雨。斯大林喜欢观看这类电影:它们符合自己的思维习惯和心理需要。

  娜佳青春年少,喜欢打扮。当时,苏俄实行供给制,她只有一套在出席重要会议和参加舞会时才穿的质地高档的衣服,平时穿的都普通,有的上面还缀着补丁。她戴的是珍珠项链,用的是低档化妆品。虽寒酸,克宫领袖的夫人们却都是如此,她也并不在乎。

  1921年,娜佳生了一个儿子,取名为瓦西里。这年,斯大林前妻卡桃留下的孩子雅可夫已14岁了,从老家哥里镇来到莫斯科。雅可夫虽比娜佳小6岁,却尊敬这个年轻漂亮的继母。娜佳也喜爱他,视同己出。5年后娜佳生了女儿斯韦特兰娜。妻子发现,丈夫虽性情粗暴,在儿女面前却慈祥。于是,她就把孩子们带到办公室,让斯大林亲热爱抚,希望天伦之乐让丈夫常回家。

  1929年,娜佳觉得自己不能适应新的形势,坚持要上大学,到工业学院学习专业技术。斯大林开始反对,后来在叶努基泽和奥尔忠尼启则的劝说下又同意了。克格勃采取紧急措施,在娜佳的班里安排了三个特工,保护她的安全。娜佳隐姓埋名,在学院里以一个普通的女大学生出现,除了校长外,很少有人知道她的真实身份。

  在学校里,娜佳从同学们口中了解了大量情况,特别是农民们的悲惨遭遇。她还结识了一些工农兵出身的同学,如当过矿工的赫鲁晓夫。后者似乎了解娜佳的来历,设法接近她。星期日,娜佳回到家里,把所知道的事情讲给丈夫听,不经意中提到矿工出身的同学赫鲁晓夫,赞扬他立场坚定,拥护工业化和集体化。斯大林高兴,让妻子把赫氏带到家里吃饭。在交往中,后者笑口常开、谦恭健谈,给前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为日后的飞黄腾达奠定了基础。赫氏进入斯大林的视野后,不无感激地说,娜佳是一张宝贵的“彩票”。

  在学院里,娜佳学习化学纤维制造技术,是党的组织委员。有一次,娜佳在学院会餐时多喝了一点酒,回家后感到不舒服。斯大林扶她躺在床上,安慰她:“你醉了,好好休息吧!”娜佳深受感动:“原来你对我还有一点感情。”但二人世界是微妙的,夫妻关系的改善也是暂时的。

  娜佳常把从同学那里听到的事情讲给丈夫听,说苏联已饿死不少人,农村的情况尤其严重。她劝丈夫对农民慈善一些,特别是对勤劳能干的富农,别把他们当成“人民公敌”。丈夫粗暴地说:“不准你干涉党的路线!”怀疑妻子得了精神病,找来心理医生。娜佳说:“我无精神病!丈夫是一个残害人民的暴君,我们无夫妻缘分了。”医生大惊失色,急忙退出房门。

  娜佳对保姆说:“一切都讨厌死了,没一件事情令人高兴。”有一次,莫洛托夫的妻子波利娜陪伴娜佳在草坪上散步,说一些宽慰她的话:“天下的夫妻几乎都是吵吵闹闹一辈子,磕磕绊绊过一生,哪像你的父母一帆风顺?”但娜佳对于“一生一世忠贞不渝”的观念,并不抱有与长辈同等的信任。女人同病相怜,加上娜佳年轻,家庭不愉快的事情很快就被抛到脑后。

  不久,娜佳与斯大林的矛盾加剧,由冷战发展为热战。1932年10月16日夜晚,当着伏罗希洛夫的面,娜佳大声斥责道:“我恨你们所有的人,你们在这里吃珍馐美味,人民却在挨饿。”她血冲脑门,骂斯大林是“暴君”、“刽子手”、“虐待狂”。斯大林忍无可忍,为往日郁积在胸的戾气所驱使,回骂道:“你是笨鹅、白痴、敌对分子。”破口大骂犹不解恨,竟然出手凶狠地扇了妻子一个耳光。娜佳顿时花容失色,冲上前去扭打。前者猛扯头发,后者胡乱抓脸,伏氏费了很大的劲才把两人拉开。后者头发掉了一地,咒骂不停,前者满脸流血,狼狈不堪。

  转眼到了1932年11月7日,十月革命15周年纪念日。毕竟是一年一度的国庆节,20天来,斯大林一直赔礼道歉:“亲爱的,您不知道,我多么爱您啊!”娜佳耳听肉麻的话,心里难受至极。后来,斯大林把儿子瓦西里和女儿斯韦特兰娜带来,对娜佳说:“看在孩子们的份上,我们和解吧!”“看在孩子们的份上”这句话打动了具有强烈母爱的娜佳:“是啊,父母争吵,孩子受罪啊!”于是,娜佳搂着一双儿女,眼里噙着泪水。斯大林很高兴,竟然扮了一个鬼脸。娜佳看着丈夫和孩子:“毕竟是一家人啊!”心软下来,情不自禁地破涕为笑。

  依照惯例,11月7日上午,在莫斯科红场举行庄严隆重的民众集会,规模盛大的阅兵则是纪念活动的高潮。苏共中央的庆祝晚会,安排在国家警察总局的大楼里举行,与会者有政治局委员、人民委员会委员和不少军事高级将领,还有个别特邀演员。宴会分小厅和大厅两个部分,里面的餐桌餐具早已布置停当,深红色的葡萄酒盛满了高脚酒杯,精美的佳肴喷发出诱人的芳香。斯大林和几个政治局委员坐在小厅,那里比较安静。

  娜佳坐在斯大林的右边,她的旁边是莫洛托夫及其妻子波利娜。其他人都在大厅,那里宽敞,可以结伴跳舞。娜佳着意打扮一番,头上做了个时髦的新发型,身穿一件黑色的连衣裙,合适体面地露出少许胸背,前胸补绣三朵玫瑰花,显得文雅、大方、得体。坐在斯大林左边的是图哈切夫斯基元帅,年轻漂亮的夫人穿着一件黑天鹅绒长袖晚礼服,足下是黑丝高跟鞋,颈脖上套着一串珍珠项链,雍容华贵,美得令人一见倾心,过目不忘!图元帅的对面是身材苗条、高雅迷人的国家一级女演员拉特丽娜。拉氏身穿袒胸露背的红色连衣裙,领口开得特别低,两个乳房高高耸起,露出洁白细腻的乳沟,性感可爱,惹得男人们用热辣辣的目光不断地扫来扫去。

  宴会开始,斯大林频频举杯:“祝愿苏联日益强大!”众人齐声附和:“祝愿苏联日益强大!”过了半个小时,斯大林喝了一些格鲁吉亚葡萄酒,醉眼蒙眬,就向拉特丽娜寻开心。他把面包捏成一些小球团,熟练地从座位上抛进拉特丽娜的乳沟里面,百发百中。拉氏花容失色,惊慌不安,斯大林却哈哈大笑。

  娜佳反感丈夫的淫邪动作,几次企图从后者手中夺走面包,都强忍住了。又过了一会儿,斯大林玩厌了,转过身体,举起酒杯对娜佳说:“喂!你来喝一杯!”突然,一向善良贤惠的娜佳柳眉倒竖,杏眼圆睁,大声嚷道:“我不是你的什么‘喂’!”一边叫喊“啊……”,一边跑了出去。大家不知所措,只有波利娜反应灵敏,急忙追了出去,劝告娜佳。

  凌晨二时,斯大林醉醺醺地回到家里,后面跟着贴身卫士斯涅戈尔·沙图诺斯夫。娜佳指着斯大林大骂:“无耻的暴君,下流的小丑!”斯大林粗暴地推了一下,娜佳跌倒在地。娜佳怒不可遏,从小手提包内取出一支“松牌”袖珍左轮手枪——这支小手枪,是1918年在察里津前线,娜佳的哥哥帕维尔·阿利卢耶夫送给她的。本来,娜佳一时冲动,想吞枪自杀,站在旁边的斯涅戈尔却误认为娜佳企图谋害领袖,立即作出反应:拔出手枪,顶上子弹,扣动扳机,射向刺客。于是,娜佳倒地身亡。一切都很突然,前后不过10秒钟。

  斯涅戈尔闯下大祸,面色苍白,浑身颤抖,冷汗淋漓,不知道领袖将要如何惩处自己;但出乎意料,斯大林只是瞪了一眼就走进书房。前者镇静下来,揣摩后者的心思,做自己应做的事情——走到娜佳的尸体旁边,把“松牌”小手枪放在她的右手腕上,伪装成为娜佳吞枪自杀的现场。

  娜佳死了,年仅32岁,时值一个女人的黄金岁月。正是:前景莫测,月有阴晴圆缺;世事难料,人有旦夕祸福。

  1932年11月12日,娜佳被安葬在新圣母公墓。本来,按当时的规定,苏共党员的遗体必须火化,斯大林却破例让妻子土葬。娜佳的坟墓,外表为粉红色大理石座椅形状,墓前树立逝者的半身大理石铜像,墓碑上刻着一行字——“苏联共产党员娜杰日达·阿利卢耶娃之墓(1901至1932年)约瑟夫·维萨里昂诺维奇·斯大林敬立。”

  举行遗体告别仪式时,斯大林抚摸着棺材,一脸悲哀,一会儿就离开了。

  娜佳的葬礼隆重,治丧委员会的成员级别很高——都是苏共中央委员。斯大林未参加葬礼,事后发表了一个简短声明,对大家的关心表示感谢。布哈林在墓前发表讲话,回顾两家人交往的友谊,说自己一家都怀念娜佳这位好邻居好朋友,娜佳生前同情自己的遭遇。后来,她读书的班上,一些来自农村的同学都消失了——校方说是回家了。娜佳始终不知道,是斯大林怀疑这些同学提供了农村的真实情况,把爱妻引上“邪路”,命令克格勃逮捕他们,押往西伯利亚做苦工。

  娜佳死后,接连几天,斯大林都一直木然呆坐,废寝忘食。他长时间地看着他与娜佳两人同枕共眠的宽大的木床,看着墙上挂着的新婚纪念照片和后来的全家福照片,回忆夫妻恩爱的日子,耳边还有娜佳在钢琴伴奏下的歌声,泪水潸然而下。他不明白,自己为苏联强大,夜以继日地工作,得罪一些人,怎么连妻子也不理解呢?他认为,娜佳是一种背叛行为,不仅是对丈夫,也是对党的事业。

  斯大林回到家里,心情烦躁,在房间里疾速走动。夜深人静时,他面对宽大的鸳鸯床,想起昔日夫妻的情分,不禁泪流满面:“娜佳,我的爱妻,为何抛下我?抛下我们的孩子?真心狠啊!”

  斯大林想忘却这段令人伤心的往事,搬出与娜佳生活多年的祖巴洛沃别墅,住进新修建的孔采沃别墅。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他把娜佳与自己的结婚照片挂在墙上,娜佳幸福的笑脸像一朵盛开的鲜花。他常对着结婚照自责:“未让你幸福,我对不起你啊!”

  据斯大林卫士回忆,斯大林曾多次深夜来到墓地,默默地坐在妻子墓前的长凳上,通常一坐就是几个小时。他未再娶,直到1953年离开人间。

  娜佳去世后斯大林的情绪受到严重影响,失去对人们甚至对亲人和朋友的信任,怀疑所有的人都是敌人。他赶走原来的服务员和卫士,只留下一个老保姆。本来也认为她不可靠,只是因女儿哭喊着不让走才留下的。后来,娜佳娘家的人也全部被赶走了。

  正当盛年雄激素分泌旺盛的斯大林是不可能做鳏夫的,不久就找了一个情人当作宣泄感情的伴侣。此人即薇拉·亚历山德罗夫娜·达维多娃,是一个年轻漂亮风姿绰约的歌剧演员。她在莫斯科主演歌剧《卡门》,赢得观众喝彩,也博得总书记的青睐。1932年辞旧迎新的晚上,她得到秘密邀请,乘坐总书记的专用汽车来到总书记的卧室,变成了总书记长达19年的情妇。

  今天,在莫斯科新圣母公墓深处,有一个被玻璃罩起来的白色大理石方柱,上端凿刻了一个神情略带忧伤的女人头像。无人指点,不看墓碑上镌刻的字,谁也不会知道碑石下面埋葬的是总书记夫人,一个32岁青春年少自杀而亡的妇女。正是:红颜女儿多薄命,香消玉殒有谁怜?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联系方式】

  • 邮购 电话:010-66560933 传真:010-66560640 邮箱:fz0933@163.com

  • 门市 电话:010-66562733/2755 传真:010-66562755 邮箱:3053426405@qq.com/1623663913@qq.com

廉政图书排行榜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