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方正图书网! 投稿邮箱:tougao@lianzheng.com.cn 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首    页新书图库方正书苑廉政影视清风书评名家风采下载专区关于我们
所在的位置:首页  >  好书连载
好书连载

中国共产党人的故事(第一辑)

发布时间:2018-05-02 16:49稿件来源:中国方正图书网
分享到:
 

连载(四)  双枪杀敌的女英烈黄富群

 

  跟着丈夫上刑场女,1908年生于福建省连城县。1929年参加革命,不久后加入中国共产党。由于战争环境的需要,她努力学习政治、军事、文化,终于从一个不识字的农村妇女成长为一个有觉悟有文化、双手持枪善战、富有组织经验的妇女干部。1931年任连城县苏维埃政府妇女部长。主力红军长征后,黄富群随丈夫沈邦翰从省委机关返回连城坚持游击战争。1935年5月因叛徒出卖,黄富群与丈夫沈邦翰在清流同时被捕,不久被押解回连城,在狱中受尽百般折磨,始终坚贞不屈;同年7月26日,在连城西门夫人庙英勇就义,年仅27岁。

 

  1935年7月26日上午,闽西连城上空乌云密布,天色阴霾。

 

  在西门夫人庙坂的一堵墙下,一个满脸横肉的匪首亲手用大刀砍死一位壮士之后,又转向另一位被绑着的年轻妇女面前,声嘶力竭地吼道:“女共匪,你到底招不招?——不招,今日就要给你开膛剖肚了!”那妇女听到这如狼似虎的吼声,顿时从昏迷中醒来。她睁开眼睛怒目而视,竭尽全力大声高呼:“红军万岁!”“共产党万岁!”

 

  惊天动地的口号声,吓得匪首抖抖颤颤。“割她的肉,挖她的心肝!”那匪首转过身,对刽子手们发疯似的狂叫着。一个凶神恶煞的刽子手,随即持着屠刀走向前去,撕开那妇女的上衣,先割了她两个乳房,接着又剖开胸膛,掏出腑脏,殷红的鲜血向四周喷洒。残忍的手段,令人目不忍睹。

 

  霎时,狂风大作,暴雨倾盆而下。风,在呼唤着烈士的英灵;雨,在冲洗着烈士的身躯;“老天爷”,在为人间的不平而号啕大哭!

 

  这就是黄富群烈士和她丈夫一起英勇就义的悲壮情景……

 

  倔强的姑娘

 

  1908年农历三月,黄富群出生在连城田心村一个贫苦农民的家庭。“苦命”的黄富群从小就泡在苦水里,搞家务,干农活,哪样都不比别人差。艰苦的生活环境,养就了她倔强而泼辣的个性。

 

  小时候,她跟村里的孩子一起放牛。见调皮的男孩骑在牛背上,说说笑笑,她也不甘示弱地跃上牛背。男孩嘲笑她像个“半公姆”,她毫无羞涩之态,反而冲着那些孩子质问:“你们男孩骑得,我就骑不得?这是谁家定的规矩?”

 

  黄富群14岁时,妈妈要她缠足,她执意不肯。妈妈劝她说:“女人缠足,这是几百年来的老规矩。”富群倔强地反驳道:“缠了足怎么去劳动?难道我们女人就一定要靠人家养活一辈子?”妈妈见拗不过她,就故意逗她说:“不缠足的女人是没人要的!”“没人要更好,我才不出嫁呢!”说得母亲也笑了。后来,也只好迁就了她。

 

  俗话说,“女大十八变”,没几年黄富群便已出落成一位亭亭玉立、风姿绰约的大姑娘了。有一天,她挑柴草回村,几个富家公子见她腰扎围兜、脚打光板,挑着两大捆柴草大大咧咧地走着,便跟在背后评头品足道:“这姑娘长相不错,就是有点不男不女,太粗太俗。”“娶来干活可以,要是娶来做老婆,准是个母老虎。”黄富群听到这些议论,火冒三丈。她放下柴草,双手往腰间一叉,转过身来,指着那些花花公子骂道:“呸!狗抓老鼠,多管闲事!我黄富群是好是坏,是人是鬼,要你们这些馋狗操什么心!”几个富家公子自讨没趣,只好闭上臭嘴,灰溜溜地走了。

 

  参加革命

 

  1926年冬,黄富群18岁时,由亲戚介绍,跟城里一间米店的工人沈邦翰结为伉俪。由于丈夫也出身贫苦,两人情投意合。恩恩爱爱,结婚三年就生下了一儿一女。

 

  1929年夏,正是熏风吹暑时节,红四军二纵队开进连城。红军里有个董成南,是连城南街人。他一进城就立即开展活动,动员贫苦子弟参加革命。这时,沈邦翰在“福春祥”米店当店员。在董成南的启发和帮助下,立即邀好友李七养、董发根、巫显达、钱柏南等参加了红军,并组建起“苦力工会”“青年工会”等组织,积极配合红军搞宣传,斗土豪和资本家。一些“好心人”见沈邦翰经常在斗争场合抛头露面,便悄悄对黄富群说:“还是劝劝邦翰不要锋芒太露,免得日后吃亏呀!”可是,黄富群并不理会,她参加过红军在西门庙召开的群众大会,知道红军的宗旨,她认为应该支持丈夫起来革命。

 

  没几天,红四军撤离连城。由恶霸、土豪、劣绅纠集的“救乡团”反扑回来。他们千方百计要抓捕沈邦翰,并且把黄富群母子三人关了起来。敌人轮流威逼黄富群,要她说出丈夫的下落。黄富群只是回答“不知道”三个字,弄得敌人恼羞成怒又无计可施,最后,在工人们的掩护和社会舆论的谴责下,敌人才未敢下毒手。

 

  残酷的现实更加激起了黄富群对反动派的愤恨。黄富群被释放回家后,思前想后,决计将孩子送给群众抚养,干脆跟丈夫一起闹革命。她将孩子送到一位群众家里时,悄悄地对孩子的奶妈说:“我们夫妻俩都认定了共产党,下决心跟红军走,随时都有可能被抓被杀。穷苦人要翻身过好日子,就要起来革命,要干革命就得有人牺牲。如果我们夫妻都牺牲了,待孩子长大后,请你告诉孩子,我们是怎么死的,让他们继承我们的遗志,完成我们尚未完成的事业。”说完,她吻了吻已经熟睡的孩子,连夜来到沈邦翰的身边,当了一名光荣的红军战士。沈邦翰见妻子毅然投身革命,非常高兴。夫妻俩相依在一起,整整交谈了一夜。

 

  热情的宣传员

 

  黄富群一参加革命,就以坚韧不拔的毅力,努力学习文化,学习革命理论,学习古田会议决议,学习党的方针政策。由于她生性聪颖,很快在斗争中锻炼成为一个有高度阶级觉悟、具备一定文化程度、工作经验和组织能力的妇女干部。1932年,她被选为连城县苏维埃政府妇女部长。

 

  那期间,连城东南西北郊、四乡八里地,无处不留下黄富群的足迹。

 

  有一天,黄富群了解到城郊妇女黄子娥因迫切要求参加革命,但其婆婆思想不通,黄子娥还跟婆婆闹了别扭。于是,她主动登门去做黄子娥婆婆的思想工作。

 

  黄子娥的婆婆是个倔性子的人,也容易激动。黄富群了解到她的秉性后,一进门就和蔼地对她说:“阿婆,听说你家里已经断炊,我们几个姐妹给你凑了30斤大米,你就收下吧!”接着,富群耐心地启发她:“阿婆,你知道我们穷人为什么会穷吗?”

 

  “那还不是我们生来就命苦!”

 

  “阿婆,你说那些地主、豪绅又为什么生来就命好呢?阿婆,不是什么命好、命坏,而是现在这人吃人的社会制度造成的。穷苦人要想过上好日子,大家就要同心同德跟共产党革命……”

 

  黄富群还用许多深入浅出的例子,向黄子娥的婆婆宣传革命道理,使她渐渐觉悟过来。最后,黄富群才把问题扯到黄子娥身上,她说:“阿婆,你那媳妇真聪明哩,这些革命道理她都懂,是不是也让她出来帮助宣传宣传?”

 

  “那就让她跟你们去吧!”从此,黄子娥走上了革命道路,成了城郊一带妇女工作的积极分子。黄子娥的婆婆逢人就夸:“富群这姑娘心眼好,嘴也甜,不愧是我们穷人的好干部!”

 

  我不去分浮财

 

  黄富群办事坚持原则,坦荡无私,深受同志们的敬佩。

 

  1932年青黄不接的时候,县苏维埃政府决定将斗地主、打土豪所抄获的浮财分给困难较大的贫苦农民度饥荒。具体工作委托黄富群和黄文灿负责。

 

  这消息不胫而走。黄富群的一些亲戚朋友闻讯赶到县城,有的向她诉苦,有的暗中求情,都希望能够多分些浮财回去。怎么办?黄富群想到,县苏政府将浮财交给自己分发,这是人民和组织对自己的充分信任。虽然亲人们反映的苦情都是事实,有的还确实断了炊,但是,怎么能利用职权把浮财发给自己的亲人呢?于是,她耐心地把道理一一向亲人讲清楚,动员他们分浮财时不要挤进会场,将浮财让给更困难的兄弟姐妹。对困难较大的亲戚,她便动员比较富裕的亲人发挥互助友爱精神,帮助他们渡过难关。由于她大公无私,处理得当,亲朋们也就无话可说了。

 

  分浮财那天,黄富群留心观察有无自己的亲人走进会场。忽然她发现孩子的奶妈来了,便立即走下台去把她拉到一边,小声问道:“嫂子,你是找我吗?有什么事?”

 

  “富群,能不能给我分点……”

 

  “嫂子,我们不去分浮财,有什么困难以后再说,免得人家背后说闲话。”明智的嫂子被黄富群这么一劝说,随即离开会场。周围几十个群众目睹这一情景,无不感动不已。

 

  分完浮财,黄富群又主动抽空去看望孩子的奶妈和几个比较贫困的亲戚,并向她们道歉。亲人们都理解黄富群的心,表示一定要自己想办法克服困难,以实际行动支持富群的工作。

 

  勇敢的战斗员

 

  为了适应战争环境,黄富群努力学习军事常识,刻苦磨炼战斗本领,终于在残酷的斗争中练出了双手都能打得准的好枪法。

 

  1932年9月,驻连城红军主力开赴前线参加第四次反“围剿”战斗。这期间,以保安团华仰侨为首的连城民团散匪,纠集了流窜在县境东、西、北部数股团匪,共计2000余人,包围了连城。县委书记李明光得到情报,立即组织县委、县苏机关工作人员和县赤卫队200余人,转移至西门赖屋山、石子山,利用有利地形反击敌人,一次次地打退敌人的进攻。黄富群夫妇都参加了这场殊死的决战。从清晨到黄昏,整整战了十来个钟头。但是,由于敌众我寡,县赤卫队已弹药不支。在这种情况下,李明光便再三下令由沈邦翰和军事部长邱秀山率同志们先行突围。突围中,黄富群双手打枪,冲在前面,为战友打开一个个缺口,冲开一重重包围。

 

  从此,黄富群与丈夫一直跟随县赤卫队转战汀(长汀)连(连城)宁(宁化)清(清流)边界,攻打“土围子”,重创来犯的国民党军队,痛击当地民团股匪。无论哪一场战斗,黄富群都骁勇异常,冲锋在前。她常对一些新同志说:“打仗就不能胆怯,越怕越挨黑枪。”有一次在清流打“土围子”时,她勇猛冲击,一人就撂倒七八个敌人。

 

  背着孩子上战场

 

  1933年冬,沈邦翰奉命调到省委宣传部工作,黄富群也随调省苏维埃政府工作。

 

  翌年,连城沦陷,形势日益恶化。敌人寻不着黄富群夫妇,便企图捕杀她那不懂事的男孩。由于形势所迫,孩子的养父只好背起孩子到处躲避,到处寻找孩子的亲生父母。好不容易在长汀找到了,便把孩子送还黄富群夫妇。当年秋,红军主力北上抗日,黄富群夫妇奉命返县领导群众坚持斗争。这时,县苏维埃政府机关转移至长汀曹坊山区,不久就遭到敌人的包围。黄富群背着孩子跟同志们一起突围后,坚持在连城、长汀、宁化边界山区打游击。她跟同志们一样,经常住山寮,攀峻岭,吃野草,数九寒冬仍穿着单衣、草鞋,还要与经常遭遇的民团土匪交战。由于长时间的风餐露宿,饥寒交迫,她的孩子身染重病,奄奄一息了。

 

  有一天,她正为孩子煎熬中草药,一股民团土匪突然向游击队宿营地发起进攻。黄富群利索地背起病重的孩子,挎大刀,提驳壳,与战友们一道迎战敌人。在观察敌人的攻势后,黄富群主动向丈夫提议:“让我先带一路绕到敌人的左侧,切断后边的敌人。”沈邦翰表示同意,黄富群立即率十几个战友插至敌人的左侧,占领有利地形进行阻击。在切断后面来犯之敌后,黄富群又果断地飞速率领战友们绕回山顶,集中力量打击那些冲在前头的正面敌人。敌人由于受到左侧袭击,正面攻击,摸不清游击队的虚实,显得惊慌失措。战斗不到一个小时,那股团匪就被游击队打得喊爹叫娘,抱头鼠窜。

 

  战斗结束后,她才放下背上的孩子。谁知一看,孩子已经咽气了。黄富群夫妇和战友们抑制住内心极大的悲痛,掩埋了孩子,便立即转移,投入了新的战斗。

 

  不屈的战士

 

  1935年5月,黄富群夫妇俩因叛徒出卖,在清流同时被捕。不久,被押解回连城。

 

  敌人妄图把地下党、县苏干部、游击队一网打尽,对黄富群采取了软硬兼施的手段。一天,县行营军法官特意“请”黄富群去“做客”,甜言蜜语地规劝:“富群小姐,要是你能表示悔过,我包你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呸!我黄富群从来就没想过你们那样的荣华富贵!”

 

  “小姐年纪轻轻,难道真的舍得自己的青春年华?”

 

  “什么舍得不舍得,从参加革命那天开始,我就把生死二字置之度外!”

 

  “不,不……”那个行营军法官邪念顿生,竟走到黄富群面前动起手脚来了。

 

  “啪!”的一声,黄富群当即给他一记响亮的耳光:“禽兽,要杀就杀,别来这一套!”

 

  “臭娘们,敬酒不吃吃罚酒,给我拉下去,让她尝尝那些刑具的滋味!”行营军法官恼羞成怒,声嘶力竭地吼道。

 

  从那以后,黄富群几乎每天都受敌人的酷刑。抽鞭子,灌辣椒水,用铁锹烫皮肉……黄富群经常被折磨得死去活来。但是,这位不屈的女战士,始终不吐片言只语。10天,20天,30天……60多天过去了,敌人仍毫无所获。

 

  1935年7月26日上午,黄富群跟丈夫沈邦翰一起走上刑场。在连城县西门夫子庙坂的一堵墙下,敌头目亲手用大刀砍杀沈邦翰后,又杀害了黄富群。

 

  黄富群夫妇壮烈牺牲之后,连城人民埋葬了烈士的身躯,又踏着烈士的血迹,昂首阔步,继续前进!

 

本文摘自《中国共产党人的故事(第一辑)》永不叛党卷

 

 

 

廉政图书排行榜

编辑推荐